pábitelé中魔的人們

關於部落格
  • 13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遇見

那天被朋友喚去小店,帶瓶馬祖南竿私釀的津沙老酒,給剛從丹大下來的人兒一塊分享。

坐下,隔壁桌就是舒國治和林建築師。
我背對著他們,想多看舒國治幾眼,卻又不好意思太認真的偷瞄。

幾杯下肚,周圍的聲音都恍惚,依稀可以聽見他的聲音,緩慢清晰,一字一句,很像他的文章調性。如果能由他來讀誦他自己的文章,應該也是別有風格吧。

沒多久,酒瓶就空了。他對我們開玩笑說:怎麼新的酒才剛拿來不久,又喝完了。(那群下山的人兒已經喝過啤酒、清酒及紅酒三輪了…..)
朋友答稱:都是因為剛下山的緣故啦。
他笑笑的說:都怪山嘍?

簡單聊了幾句後,差不多是散場的時候了。

臨走前,一時不知道該跟他說什麼才好(總不能突然提起我也喜歡賴床,也討厭蘋果皮打蠟吧)。只鼓起勇氣,跟他說很喜歡他的文章,真的很高興遇見他。然後就害羞地跑掉了……。

很開心,到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很高興呢!

--
推薦他的書。目前容易買到的是『理想的下午』和『門外漢的京都』。

附一篇他文章的連結—台北遊藝(收在70年代懺情錄,楊澤編,已絕版)

其實,我覺得最理想見到他的文章的方式,應該是不其然地在報上白底黑字的版面讀到,再剪報留下,有意外之喜。私自認為他的文章不適合配彩圖,有時候在自由時報或是壹週刊看到食物、風景照片配著他的文章,都會覺得破壞風情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