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ábitelé中魔的人們

關於部落格
  • 13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中寮相遇

也許如同片名,這部片是導演與中寮『相遇』的點點滴滴。所以隨著時光走著,我們也跟著導演一塊,逐步走進中寮、逐步認識中寮。看到許多人、許多事,看見田、看見路、看見山、看見街……。

那些影像現場有一定的力量,所以滾落在六小時時空裡走岔的思緒、枝節,才沒有讓人不耐。

常在看完影片後,和朋友彼此交換訊息:這部片好看嗎?
有時候這樣的詢問不太適合用在紀錄片的觀賞上,很難去簡單的答覆,好或不好看。

每次看完紀錄片的座談會,其實很大一部份的觀眾會直接針對影片類型/主題來討論。比方說,如果妳拍了海洋,就有一批基本觀眾群會以熱淚盈眶的熱情去回應:『我覺得我們生在島國,可是都不懂得海洋,謝謝導演幫我們拍了這部片,讓我們瞭解海洋……。』或是『我都不知道有人這樣生活著,謝謝這群辛勞的,為土地打拼的人民……』

我認同紀錄片這方面的貢獻,也同樣常被片中影像的或是人物的魅力攪動著情緒。只是久了,就開始有點點不滿足。

朋友曾談起黃春明對於紀錄片的看法---黃覺得『無米樂』的成功在於那幾位可愛的阿伯,可是農民的可愛不需要導演拍部片來告訴我們,片子並沒有挖到更深層的事情。

那時聽完後,有一點點衝擊,因為自己的確是很喜歡『無米樂』這部片的。

(後來在網路上看到張釗維的文章,他也在談類似的事---大部分的台灣紀錄片都在做「溫故」,都是告訴我們一些我們已經知道的事情……。)

如果以這種高的標準來檢視,我覺得『在中寮相遇』似乎也是走著『無米樂』路線。同樣非常細緻的鋪陳了人物、事件和時代背景,但對於『現實』,沒有能直透血肉,更深一層的呈現......。

其他一些瑣碎的看法如下:

1.
導演企圖太大,第一集開始講起電塔、垃圾場、香蕉、稻米等時,覺得這些事情的確很有意思,但似乎可以把這些背景資料獨立出來,不一定要混著地震這兩年發生的事情一塊講。有些項目我也覺得也許也可以抽出來,比方說,土石流和陳玉峰的解說。(這樣應該有助於片長的濃縮)

2.
公務系統的怠惰與官僚,好像是台灣人共同的認知了,片中很直接的把這部份凸顯了出來。但是在觀看中,我除了一同憤慨之外,還有一絲絲不忍。攝影機的拍攝,畢竟還是有其權力邏輯。

我看了導演的BLOG,她提到陳玉峰曾經拒絕她的拍攝,還罵了她一頓。我心裡其實有個感覺,為什麼陳玉峰是需要特別問他能不能採訪?但那些小公務員看起來就是被攝影機硬生生地逼攝著?當然這是促成事情往前推和監督公權力的一種方式,但是,為什麼攝影機逼近質問的是那些最基層的小公務員,是縣政府的課員和鄉公所的承辦?為什麼不是鄉長?不是重建會的人?甚至是阿扁連戰呢?

影像的權力關係,在鏡頭下也很真實。

3.
拍攝時間停在地震後的兩年半,令我有點小小的失望,以為會有UPDATE的影像畫面。畢竟現在已經是地震過後的第七個年頭了,如果從影片完成點來看,也是地震後五六年時後製完成的吧。會蠻想知道為什麼沒有把近幾年的事情放進片中。(還是會剪成另一部片?)

4.
紀錄片總是很難收尾,因為片子得收了,可是人生還未完

『生命』以書信體,稍稍把幾個人的生活做一個段落,好像在影片的最後,紛紛找到出口。『在中寮相遇』則以水圳的開通做結尾的收攏,這段是片中起乘轉合最完整的一部份(第三部份開始後,我幾乎一心等著看水通的那一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重點擺在水圳這條線,其他的人物,似乎就不得不淡出了。

水圳開通所營造的樂觀氣氛,在戲院現場讓人動容,但回家仔細想想,還是覺得有點虛幻。做為一個被經營的對照組---永平街的公部門和水圳重生的民間力量,這兩者雖是不錯的比照,但永平街的問題也不是因為他們不團結所造成的吧……,這兩者所面對的困境是有些差距的。如果大家一時心神激動,把該解決的問題放在一旁,又讓片子簡化收在對『台灣的生命力』、『地方的韌性』的感動中,可真是稍稍辜負了六小時的娓娓道來、緩緩發展。

(好吧,其實整部片我最不喜歡的是片尾的美美彩色照片和胡德夫的音樂。居然還出現高山湖泊的照片.......,唉)

先這樣。
拿了公關票去看,貢獻一些小小的意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