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ábitelé中魔的人們

關於部落格
  • 13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義大利新寫實主義(一)

義大利新寫實主義電影是外系老師開的一門課。每堂課都會放部片子,期末交一篇報告即可。老師輕鬆,學生也輕鬆。印象中沒有什麼老師講解的畫面,不知是我總是遲到,而錯過了每部片子的引言,還是這是一門「自導式」課程?

 

課程從早上第二還是第三節開始,教室總開著極強的空調,要記得帶小外套(避免睡著時著涼:P)。教室裡黑壓壓的一片都是男生,狹小的教室中充滿了年輕男子濁濁的氣味和學生們被黑白老片催眠,濃濃的睡意氛圍。當下課鐘響起,老師不管劇情演到哪裡,總是硬生生打斷故事,收起單槍放映機。不論是沈迷於劇情中或是夢境中的人們,都有種忽然被搖醒的睡眼惺忪。恍惚如夢遊般離開冰冷黑暗的教室,戶外已是亮晃晃的正午用餐時間。教室門口種著幾棵阿勃勒,初夏的黃花在陽光下像極了軟片公司示範高彩度沖洗的樣本,讓人幾乎睜不開眼睛。

台南正午的高溫和室內的冰涼;黑白光影和高彩度的黃花豔陽;眼前急急從四面八方湧出去覓食的吵鬧大學生和影片中那些陌生苦悶的外國臉孔,都成為一種強烈的對比,讓人一時之間有種不真實感,不知身在何處。

也常在課堂中不支倒地,在那些半夢半醒的時刻,影幕光影和夢境攪在一塊,有時突然睡醒,睜開眼便被一些影像畫面震驚。那時候還不認識什麼大師,也不懂得手法、運鏡、場面調度等等術語(其實現在也不懂),可是我清清楚楚記得,那些讓人無法呼吸的片段,影像簡單俐落的敲擊我:只能呆掉,張大嘴巴,在腦中留有一個痛覺的痕跡。

期末交報告的時候,我寫的是「德國零年」,報告被老師留了下來(我想是因為高達百分之九十的人寫「單車失竊記」吧)。寫了一大堆雜七雜八的項目---從德國納粹主義、二次世界大戰戰後重建、兒童的遊戲和表情、大人和小孩之間的隔閡到紐約女攝影家和伊朗導演阿巴斯等等,囉哩囉唆。

其實,也許全部的文字只是為了說明一句話:這部片真好看。

單純地被感動著。

回想電影裡令人心動的片刻,卻往往失真。就像墜入情網的那一刻:環境氛圍都不明確,只有感情清晰可辦,如果有記憶的話,絕對不是全然寫實的。那些說不出口或是解釋不了的神秘曖昧,才會讓人一再回味。當人們可以分析運鏡、段落意涵、畫面、剪接等等時,通常都是已經恢復理性了。(當然有些武功高強的高人,可以左手畫圓右手畫方,一邊擦眼淚一邊記筆記)

課程結束的幾年後,有機緣再看到同樣的幾部片,有時候會非常訝異,覺得印象啊、記憶及感受都是不可靠的東西,常常怎樣也喚不回當初被打動的片刻情緒。

 

只記得,夏日閃爍變幻的光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