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ábitelé中魔的人們

關於部落格
  • 13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y Architect

路易斯‧康(Louis I. Kahn),是近代建築史上具有影響力的建築師。在台灣,很多人簡稱他為路康,而於片中,常聽到人們直接叫他:「路」。

在我那渾渾噩噩的建築系學習生涯中,由於常跟老愛開口閉口提路康的某老師及某同學同組,所以路康大概也可以算是我最熟悉的建築師了(其碼有認真讀過他的平立剖圖面及一些構造細部,不像其他建築師的作品總是翻翻漂亮圖片就過去了)。現在想起他來,不免連接了很多學生時代的記憶,當時覺得荒唐的,時光放久之後竟還有些親切趣味…..。

老實說,這部片東一角西一角的,什麼事都講的不清楚。想從片中得到完整的建築師生平、理念介紹的觀眾,大概會感到失望。片子的堆疊說理並不紮實,它似乎也無意去論述路康於建築史上的貢獻與成就,沒有什麼特別詮釋建築、空間或是創作的觀點。還原初衷,不過是一位兒子追尋父親巨大身影的旅程。

有意思的是,我卻在那些不夠完美的敘述架構中,感受到紀錄片獨有的真實片刻及情境張力。

Nathaniel Kahn是路康的私生子。拿起攝影機的他,尋訪故人時,還有許多人並不知道路康有個兒子。所以那些曖昧、耽溺和語焉不詳,都變成了兒子崇拜、顧盼陌生父親的特殊眼光,別有一番「氣味」。

誰說起自己過世的父親能夠非常理性又冷靜呢?片中很多片刻是僅對Nathaniel有意義的,屬於他個人的追尋足跡。

而那些私密的片段,我們大概只能置身事外,從畫面中訪問者和受訪者的淚,來假想領略那股激動。比方說在孟加拉、中東拍攝的那些風光場景和建築空間,如果不是因為導演是Nathaniel,我大概會為製片掬一把淚,覺得這樣大費周章老遠去了一趟,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單單為了去異鄉傷懷……(真傷荷包)。可是就因為導演是路康的兒子,所以那份耽溺感傷,又起了力道,產生不少可以去衍生意義的縫隙。

訪問過程中,親戚或姊弟之間的陌生氣氛,也讓場景有了暗流的尷尬張力。有些片刻,會令我懷疑是不是因為有了攝影機,才促成那些對話和相聚?而人們面對攝影機時,細微的表情和語氣中,又好像隱藏了什麼秘密……。影片夾帶些奇異幽隱的小角落,猶如路康的空間設計。


片中剪進了好幾段路康走著、沈默著,又看似若有所思的歷史畫面。

---這是Nathaniel所不理解的父親嗎?

就算血脈相連,就算堆疊了 Philip Johnson、貝聿銘、Frank Gehry、計程車司機、情人女兒等許許多多人的回憶與種種描述言語,那麼費盡力氣看似站近了些,卻又只能遺憾發現,所謂的人生仍舊是個拼湊不出、解不開的謎……。一段明知徒然的追尋。

--
後記:

看完了這部片,簡單的上網搜尋了一下,居然看到朋友在一年多前寫的文章。
http://blog.yam.com/smallq/archives/621660.html

在德國及荷蘭學建築的朋友都看過這片(美國我想更不用說了),這部紀錄片雖然小眾,但全球的建築從業人員加起來為數不少,搞不好還賣的不錯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