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ábitelé中魔的人們

關於部落格
  • 13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美麗蘿賽塔」Rosetta,1999

有人說,影像對於人心描寫有其區限性,很多細微的心情可以用文字描述,卻很難用抽象的影像表現出來,比方說「承擔了很多,走起路來很沈。」這類形容詞不是個動作,很難由演員表演出來。「美麗蘿賽塔」令我驚嘆的就是,它可以用很紀實的方式去述說故事,但利用「象徵」來引導人對於角色心理之描述又非常精準。

例如最後蘿賽塔搬著瓦斯筒蹣跚著跌入泥地中時,就讓觀眾清楚體認到種種她所無力負擔的現實,幾乎壓垮了她的身體與心靈。這樣的述說用文字都嫌文藝腔,可是導演整片鋪陳下來,用一個場景就表現了細微的身心狀態,又毫無做作之勢。例如「孩子」或是「美麗蘿賽塔」片中,掉入水中的片段,都使得原本寫實的故事產生一些戲劇性、象徵性,而這些真實生活中的戲劇成分又鑲嵌的恰到好處,有衝擊力卻又毫不煽情。

以劇情來說,和「孩子」相比,「美麗蘿賽塔」女主角的心情,我更能瞭解。

Rosetta是一個18歲的女生,她不天真、她好強,她想要過著跟別人一樣的「普通生活」。她想維護自己的尊嚴,她想要過著不難堪的日子。

Rosetta住在露營地,每天從城裡回來都要在草叢中換上雨鞋。別人聽到她住在露營地都會吃驚。她有個令她無力招架的母親,母親酗酒而自暴自棄,常隨便跟別人發生關係。她沒有工作沒有朋友沒有醫療保險。

她偶然認識一個男孩。 男孩問她喜歡聽什麼音樂,問她要不要來點酒,男孩拉起她跳舞。她奪門而出。冷冽中的一點微溫,只會顯得原本世界的孤獨更真實,只會讓原本武裝的堅強崩潰。就算是那麼寒傖的愉快,也是不屬於她的。

最令人難過的是片中她一人分飾兩角自言自語:你有工作。我有工作。你交到了朋友。我交到了朋友。你會過著正常的生活,我會過著正常的生活。你不會流落街頭。我不會流落街頭。

很心疼,這些事情竟然對她而言都是奢侈品。

片中有些規律的重複,穿越城市的公路、換鞋、捉魚、讓老媽戒酒、找工作和失去工作。固定的循環中,女孩的所要面臨的處境卻在每次的輪迴中,越來越嚴苛,越來越無望。

之前有個老師曾談及,每次從統聯下車時,他常遇到看似平常的人跟他伸手要零錢,他很好奇,一個人是如何被環境逼迫或是被自己逼迫,才會放下自尊乞討?身為一個人而非動物的活下去,所謂的「尊嚴」是很重要的。當生活周遭一切變的艱難,要如何身為一個人而活下去?

女孩面臨的是這樣的,維持尊嚴而活下去的難題。她非常早熟的背負這個命題,她曾遲疑著要見死不救,她決定要出賣朋友,她所要面臨的禮讓,不是個無傷大雅的梨,而是攸關生活的殘酷抉擇。

最後女孩連想自殺,瓦斯都不夠,需要自己去換。真是黑色到極點了。這樣寫實的電影,通常都會難以收尾,畢竟,幸福美滿大團圓在這種處境下是難以迄及的。

不過導演沒有給個完全不說明的開放性結局。在女孩自殺未遂的最後段落,高潮力道逼緊,被出賣的男孩騎著摩托車轟轟地繞著抬著瓦斯筒的女孩。女孩被逼到臨界點,沒有力氣再掩飾、偽裝。她跌倒在地上,像往常一樣狼狽。男孩放下了敵意,拉了跌在地上的她。也許他知道,壓迫彼此的是那個大不可敵的現實。這是片中結尾帶著光明的救贖,沒有偽善或過多的同情、好心。

非常值得一看,「美麗蘿賽塔」Rosetta,69元書店就可以買的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