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ábitelé中魔的人們

關於部落格
  • 13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追風箏的孩子

該怎麼說呢,我承認它有吸引人的情節,作者吊著胡蘿蔔誘導大家前進,而自己一邊亦步亦趨地緊跟在後,一邊卻又不甘心受人擺佈。故事中縝密的因果,完整的起程轉折反而都成了缺點---故事中的相遇與轉折實在有些牽強巧合、哈山在作者充滿感情的神化口吻下,不像個真正的人、線索的斧鑿處處留痕……。 ---真是有點受不了自己的口味,嫌棄這樣好看的故事,儘找些無情節的電影、小說折磨自己。 這本書讓我想到譚恩美的小說。譚恩美寫了「喜福會」、「接骨師的女兒」等小說,是個極會說故事的作家,也是個以英語寫作的少數族群美國人。她寫的是遙遠中國的奇異故事,而Khaled Hosseini寫的是中東的動人流離。我不喜歡Khaled Hosseini和譚恩美為了故事效果而過於用力描繪那些曲折離奇。然後,在他們筆下「美國」變成古老國度的救贖。 在這個社會中,一大堆廣告、新聞、報導、文章、電影、小說,都努力地要操縱閱聽群眾,稱之為「說故事的力量」。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無法輕易相信天真簡化的描述,對政治、民族、歷史的媒體詮釋多疑。這幾年比較認真去試著瞭解一些電影小說中敘事及形式的知識、手法,開始對於作品背後那隻隱形的手有些自覺。 李安在一次座談裡說:「操縱的目的是要讓你感動、要和你溝通,這目的是非常高尚的,不是要騙取你的感情……。」他也說,電影是種操控的藝術(我想其他媒體亦是),那些操控手法的輕重拿捏一直都是創作者需要處理的重要課題。 「追風箏的孩子」對於族群有著簡單、單線的述說,心中犯疑之時,也才驚覺本身對於這個戰火紛擾之處,幾近一無所知。也許闔上書,對於情節不滿足的心情,才是著手瞭解「追風箏的孩子」所描寫的陌生國度之啟始動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