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ábitelé中魔的人們

關於部落格
  • 135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aruki Murakami 村上春樹

語言

還是很多英文生字看不懂,但因是第一人稱的內心獨白,並無太複雜的語法,讀起來相當流暢,好像終於有機會離開賴明珠的文體,重新認識一次村上春樹。讀中文,因為太熟悉,所以容易掉入腔調和語氣裡,被語言本身所影響(那些日文語助詞,喲吶,很干擾我)。讀英文有種陌生的感覺,反而容易看清整個大體的輪廓,投入故事本身。

村上小說裡的對白,常讓人覺得不像真實生活中的對話,所以人物講『中文』的時候,常讓我分神---不免心生怎麼有人這樣講話的念頭;他們說起『英文』,反而讓我覺得十分的自然---因為實在也拿不准外國人是怎麼說話的。

難得讀英文小說有讀到欲罷不能的感覺。


音樂

以前讀到村上小說裡提到的曲名時,很難有機會一一找出那些旋律,現在拜YOUTUBE所賜,可以一邊讀小說,一邊聽故事裡的音樂。

好開心喔。

很有意思的地方:Norwegian Wood,其實翻譯起來不是"挪威的森林"(日文:ノルウェイの森),和森林無關。而另一本『國境之南,太陽之西』,納金高也從來沒有唱過South of the Border。也許是無心之過,但也許是意指那些不曾存在的東西啊。

 
距離

張蕙菁曾經在蔡康永的讀書節目裡提到:『如果想像村上春樹跟狄更斯住在同一個小鎮上面,那狄更斯大概就是那種一天到晚跑去小酒館裡面,跟當地人聊天,然後知道很多當地人的故事,他寫出來的小說比當地人還要了解那個小鎮這樣的一個作家,村上春樹可能就是每天早上繞著小鎮慢跑,然後跑完以後回到他的房間裡面,聽他的爵士樂,遠遠的看著小鎮的風景,看著人來人往,從那裡創造出他的另外一個世界來。』

人在異鄉,安靜的在雪天看書,正是讀村上的好時機。

這陣子,是這麼這麼地想家,然而那些歸屬和認同,會不會不過是想像?在台灣,熱切說著『我們』,談參與,講社會關懷,好像是一個群體;但是在不同片刻裡,無論家鄉或異地,身為個體,不都曾覺得和周遭,和『他們』格格不入?常常為了離現實遠一點,才讀書看電影發呆睡覺爬山旅行?

我們或是他們。站近站遠,都是凝望。


電影

台灣挪威森林要上映了,看預告裡頭的人物都好蒼白,不知道會不會好看。讀到報導說梁朝偉曾經希望演出挪威森林裡的渡邊角色,可惜一直到梁朝偉都步入中年了,陳英雄才說動村上點頭同意開拍。

英國的Norwegian Wood, 2011 三月才上映。

那個時候,我會在哪裡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