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ábitelé中魔的人們

關於部落格
  • 136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臉頰貼緊月球/ 雷光夏

大哥說,MV是在龍洞拍的。我忘了問他,導演是怎麼找到他們的,畢竟瑞岩部落離埔里都仍有一小時以上的車程,是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啊。

這支音樂錄影帶,入圍了2000年金曲獎最佳音樂錄影帶獎,網路上介紹MV的文字寫著:『影片中的小女孩有對世界感到新奇又有點驕傲的眼睛。導演黃室淨說小女孩,「就像是歌曲裡那個原生的意象。」看見女孩,非常漂亮的孩子,因為原住民的血統,所以擁有在野地奔跑的力量。在海邊;在沙漠;在原野;在廢墟;在渴望接近月球的渴望裏~』

我認識影片中女孩的時候,小女孩已經長成大女孩了,比起MV裡的容顏,成熟不少。國小將畢業,正是拔高發育的時候,皮膚白晰,一頭烏黑的長髮,喜歡唱歌跳舞,也和兩個弟弟一塊打籃球。真的是非常非常漂亮的孩子。

他們一家人相聚的時候,感覺很像一張畫,令人相信那種安詳幸福的感覺,可以讓人久久凝視觀望。後來,換了工作後,就少有機會聽到他們的消息。山中人家,成了記憶裡溫暖的一道風景。

多年後,因為部落朋友的官司,需要一些文件,才跟當年的同事,一塊去了一趟公部門。當初的承辦調去別的單位了,我們蹲在櫃子旁,試圖翻出早年的報告書和資料,新的負責人突然跟我們說:『你們知道瑞岩的C過世了嗎?』我和同去的Pei都傻了。『聽說那時候因為天雨路斷了,沒來得及出來看醫生,才拖幾天就嚴重了……

怎麼會?還這麼年輕……

但是離那個時間點,也好久好久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網路上有一篇文章,名字叫傻瓜的故事,講的就是大哥。http://mypaper.pchome.com.tw/halus/post/1247743681

有點不敢想像,他們一家人會有多傷心。

如今離九二一都超過十年了,FACEBOOK的流行,除了找回失散多年的老同學外,也和那些山間海邊的朋友,保持若及若離的關係。

這陣子和朋友聊天,我說,想要做一個簡單的年表,把這十年間遇到的人遇到的事去過的地方做個小整理。仔細想想,有些人事物,在身邊待了下來;有些人事物,一下就隨風而逝;而有些人事物,短短相遇,卻影響了你對人生和世界的看法,成了生命的一部份。不若華盛頓砍倒櫻桃樹或是在河邊看小魚往上游那般被記頌的事蹟、轉捩點,但那些細微的點點滴滴,日積月累,讓自己成為十年後的自己。

這十年間,部落的朋友,對我而言是重要的。雖然可能害羞的自己,連要去探訪他們都有些近鄉情怯,在他們的山間歲月裡,我不過是個來了又走的過客。但是,如果說,十年前跟十年後的自己,有什麼不同。他們的存在,一定是關鍵的。

十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看到他們還依舊毫不張揚的努力著相信著,讓我一切浮動的心緒都得以稍稍安定。如果說,有些事可以持續長遠長遠,那時間衡量的尺度就是不一樣的。


下個十年,想找些,可以做一輩子的事,和下下個和下下下個十年一起。


   臉頰貼緊月球
    作詞:雷光夏 作曲:雷光夏

   風起自海面 穿越空洞高樓
   
月亮 升自草原 映照 黑色窗口

   
我彷彿在期待這樣的情況 看見人類文明一點一點的崩毀
   
在時間輕蔑的流動裡 極遠變的極近 極大變的極微

   
我的左眼可以看見幾百哩之外的景物
   
我的右手不斷織出原始的圖案
   
我的皮膚不再害怕寒冷
   
我的頭髮在月光下無法停止成長

   
在遙遠的記憶之中 不知名的草原
   
這是個安靜的午後 

   我的左眼可以看見幾百哩之外的景物
   
我的右手不斷織出原始的圖案
   
我的皮膚不再害怕寒冷
   
我的頭髮在月光下無法停止成長

   
在遙遠的記憶之中 不知名的草原
   
這是個安靜的午後 族人都睡著了
   
我開始聽見一群大象 自遠方狂奔而來

   
我現在認識的人都變成過去 他們在地面上奔跑呼喊
   
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些什麼 我只是不斷往上浮升
   
用臉頰貼緊月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