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ábitelé中魔的人們

關於部落格
  • 13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鶯部落,怪手來了

怪手駛進部落,大批媒體緊跟著,原本就脆弱不堪的木板房舍,很快就夷為平地。族人們安安靜靜的看著家園被毀,反而是家中所畜養的鵝,豬,雞之類的動物,因受到驚嚇和受到傷害而尖叫不已。

族人們很快的在房屋的廢墟中生了一堆火焰,十數人圍坐在一旁,好像生火這件事能帶給她們溫暖和希望。正午時分,一群人沉默的守在火堆旁。

前一晚,我去跟朋友借攝影器材,提到警方的暴力,朋友笑說,你要想想這群人平常是去拆人家賭場妓院的,自然是會很兇狠的……

只是,我不瞭解,人民所賦予國家的公權力,不是應該是對抗那些黑道財團?怎麼會是用來對付這群已經幾近一無所有的人們呢?

朋友語重心長的嘆道:「這社會從來就不是公平的。」

出了社會幾年,我當然不復當年單純天真,但是社會不公平發展的代價,難道就要這群沉默害羞的都市原住民承擔嗎?他們住在河邊過著最最簡單的生活,有做甚麼壞事有礙到誰嗎?

水利局,社會局,原民局的人都來到現場。

水利局的人說,拆除這些違建,花的都是納稅人的錢。社會局的人說,我們不清楚耶,這事原民局的人那邊在處理。原民局的人說,我們有安置,我們也找社會局那邊的人來提供後續照顧。
 
每個人都說了一堆法令條文和相關辦法。

我心理想,照現場的情形看起來,有眼睛的都知道沒有妥善安置,也不需要講一大堆東西,一切都是當局者有沒有心處理罷了。雲門舞集是違建,台北縣政府不也就很爽快的幫忙協助處理了嗎?

遊戲規則是誰定的?誰又該被判出局? 

春暖沒有花開,冷氣團又要來了。
苛政猛於虎啊。

(有周縣長當政,百姓還需懼怕什麼老虎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